1. 长沙酒吧KTV夜总会招聘兼职【商务模特伴游生活网】首页
  2. 夜场话题
  3. 夜场杂谈

东莞女工日记:我是怎么从打工妹转变到桑拿女

现实·诱惑  “我疯了啊?这种事情怎么可能让家里人知道?我跟他们说,换到另一家工厂上班了。” ——— 张敏,不敢让家人知道自己当推拿技师的事。
“之前好几个老板叫我不要做桑拿了,会给一笔钱包养我,但我都没有答应,我只是想拥有一个普通女人该有的东西。”———陈蓉,为了帮前男友还债,做桑拿两年存下来的钱,被前男友两度骗光。
她为钱,她为情,都是曾经怀揣梦想走进东莞的普通打工妹,五年后,再次抬头,眼前早已不是冰冷的机器和刺眼的白炽灯,而是灯红酒绿的黑夜暧昧。
张敏和陈蓉,这两名80后的女孩,在经历5年的不同沉淀后,完成了人生当中一次重要的身份转换。前行的轨迹在2009年的下半年产生交集。她们在东莞的“情色”业的围墙内相遇,一个闯进去了,一个选择了退路。
都是黑夜的“情人”
28岁的张敏和25岁的陈蓉都十分老练和世故。在东莞的夜幕中,前者在按摩房里跟着客人谈笑自如,后者拿着对讲机熟练地穿梭在客房和客人之间。她们的夜晚,都在忙碌的工作中流逝了……
中午12时许,东莞樟木头镇街道上车水马龙。张敏手捂着嘴连打了几个哈欠后,走进一家麦当劳快餐店内,背后跟着两名打扮得很潮流时尚的女子。
张敏是镇上一家休闲会所的推拿技师,昨天中午开始上班,凌晨4点才休息。一旁的两名女子是她的同事兼好姐妹。她们一边玩着手机,一边缓缓吐出烟圈。中午12点上班,凌晨2点乃至更晚下班,这是她们每日的生活常态。张敏说自己也是靠双手挣钱吃饭,用她自己的话说,推拿跟桑拿性质类似,只是服务项目的不同决定了收入的差异。
张敏是1983年出生的,“按我这个年龄,做我们这行已经很少了。”从厂妹转行,工资要比以前多,但牺牲和改变也比以前大。工作中偶然也会遇到开心的事,碰上聊得来的客人就会很放松“有次我从技师房里毫无顾忌地穿着一双毛茸茸的拖鞋走进按摩房时,客人眼睛瞪得大大的,我笑得很开心。他说,见惯了穿高跟鞋进来的技师,突然遇到这样的打扮被震住了。”
时间倒流12个小时,在距离张敏数十公里的另一个镇上的某个酒店里,陈蓉正拿着对讲机和手机贴在嘴边,忙得不可开交,“你们什么时候过来?要多少间房?放心吧,我们这里很安全的,最近刚来了一批漂亮的女孩子。”陈蓉使劲说服电话那头的客户过来帮她订房,每成功一个她可以赚40元的提成。陈蓉的身份是酒店桑拿部的业务经理,为了能招揽到更多客户,下班的时间并不比桑拿技师早。半年前,她本身就是一位桑拿技师,过着跟张敏同样的生活,都被黑夜“包养”着。只不过现在是一个走出了围城,一个从漩涡中逐渐抽离。
在扫黄的日子里
2009年8月初,根据全国性的打击整治网络淫秽色情专项行动部署,东莞展开声势浩大扫黄行动。严打期间,上至酒店桑拿,下至小店按摩,往日热闹喧嚣的景象不复存在。发廊女、按摩女、乃至桑拿女被警方带走的镜头,不时可见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张敏和陈蓉的生活开始波澜起伏。
风暴中她打“游击战”
东莞的扫黄风暴,让刚站稳脚跟的张敏差点栽了个跟头。
2009年6月,做了5年的流水线女工后,张敏纵身跳进东莞“情色”业的海洋中。角色的转变,让她的钱包开始鼓了起来。“以前在厂里做,一个月超过2000块钱的机会都很少,”张敏说,现在一个月能拿到7000元左右。然而,这样的“好日子”,对张敏而言只持续了2个月。扫黄行动开始后,镇上很多设有桑拿项目的酒店均暂停歇业,而她所在的休闲场所也暂停了相关的涉黄项目,客源一落千丈,到最后,原本还有20多个技师仅剩下8个。
张敏仍然选择坚持,收入虽然没有刚开始的多,可还是比在工厂上班强。每天见到的灯光,总是比阳光多很多。慢慢的,她适应了夜的生活,凌晨2点下班后,约上几个技师姐妹到酒吧里泡到天色微白,再回到宿舍倒头一直睡到下午。
“没办法,下班后身体和精神都很亢奋,回去睡不着。”张敏似乎忘记了,自己在工厂打工时,夜里加班结束后回到宿舍床上,很容易一倒头就睡。
去年11月2日,为期3个月的整顿刚刚结束。东莞市社会治安重点整治会议又召开了,会议要求公安机关,拿出最硬的措施,执行最严的标准,重点整治涉拐、涉黄、涉赌问题,对于包庇上述犯罪问题,甚至充当保护伞的党员干部、公务员,查到一个严惩一个。
新一轮的整治行动再次拉开序幕,张敏穿在身上的衣服越来越多,每天她上钟的次数却呈反比例下降。

文章由ysh6.cn注册用户发表,并不代表站长观点,如有侵权或违反法律法规,请联系站长。发布者:a001,转发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ysh6.cn/?p=2447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  QQ交谈

邮件:758382513@qq.com

工作时间:14:30-20:30

QR code